“點亮”夜間經濟,讓城市越“夜”越美麗 | ANBOUND大數據分析

安邦集團 2019年5月17日 《公共關系辦公室》

不知道你有沒有被這樣一張圖驚艷到?

圖片來源:2017年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發布的全球夜景圖。注:自左至右依次為美洲、歐洲和亞洲。

圖片中散發迷人“亮光”的藍色圖景是否像極了童話故事里灰姑娘身上的那件綴滿“亮光”的藍色連衣裙?

幸運的是,這次它來自現實——它是2017年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發布的全球夜景圖。

在感嘆夜間地球“星光”璀璨的同時,我們似乎也從各個區域的夜間亮度中發現,夜間照明往往與一個城市夜間經濟的繁榮度有關,夜間城市越亮,城市活躍度越高。

不過,與視覺上的燈光照明相比,夜間經濟要復雜得多。夜間經濟(night-time economy)是指發生在當日18∶00到次日6∶00以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為消費主體,以休閑、旅游觀光、購物、健身、文化、餐飲等為主要形式的現代城市消費經濟。

2001年英國學者保羅·查特頓(Paul Chatterton)和羅伯特·霍蘭德(Robert Hollands)以“城市夜間休閑規劃”(urban playscape of city nightlife)的概念首次提出夜間經濟。

發展夜間經濟,

地方政府關注什么?

近兩年,國內城市開始積極發布政策發展夜間經濟。“點亮”夜間經濟被提上2019年北京市政府的工作日程、天津圍繞海河打造夜間經濟帶、南昌計劃三年打造“不夜城”……

據安邦智庫(ANBOUND)政府大數據信息庫關于“夜間經濟”的標題點擊統計,“部分地方政府發展夜間經濟政策&舉措”的點擊率最高,部分地方政府在夜間經濟的建設上側重于政策和舉措。

圖片來源:ANBOUND政府大數據信息庫

從政策發布的主要內容來看,夜間經濟活動主要包括:夜間餐飲、夜間零售、夜間旅游、夜間購物、夜間文創。城市發展夜間經濟的主要做法為:夜間場所經營時間上的延長和城市亮化。城市發展夜間經濟的最終目標是打造“特色”街區,形成屬于自己城市“品牌”(如:夜金陵、夜津城)。

表1:我國部分城市發展夜間經濟政策

數據來源:地方政府機構官網,安邦智庫(ANBOUND)制圖。

城市夜間經濟,

背后蘊藏著哪些商機?

從國家統計局每年公布的國民經濟運行情況來看,如下圖1所示,2013年至2018年間,國內消費支出對于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的貢獻率整體處于上升趨勢,2018年消費支出對于GDP的貢獻率比重已達到76.2%,消費對于中國經濟的增長的影響不言而喻。

圖1: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貢獻率(2009年-2018年)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安邦智庫(ANBOUND)制圖。注:2018年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貢獻率為未修正值。

安邦智庫(ANBOUND)首席研究員陳功先生在《不懂消費就不懂中國經濟》一文中指出,中國正在尋找經濟增長新動力。新動力在哪里?毫無疑問就是消費。作為有著13億多人口的巨大市場,消費應該成為未來中國經濟持續不斷的動力源泉。未來的中國經濟就看消費!不抓住消費,就沒有抓住中國經濟的根本。

1、萬家燈火正是消費時。在夜間,游客對夜間美景、夜晚活動、文化體驗、夜市美食都非常青睞,在文化體驗中,書店、茶社、劇院是夜間消費市場的文化亮點。

據北京市假日辦、北京市公園管理中心、北京市商務局統計,2019年清明假期三天(4月5日-4月7日),60家重點零售、餐飲企業累計實現銷售額17.9億元,同比增長6.2%,其中,夜間餐飲消費、京外游客消費增長明顯,分別增長近50%和23.9%。

據統計,我國北京、廣州、深圳等城市,“夜間經濟”已占全天服務業營業額的50%,百貨商廈發生在18時以后的營業收入,占到全天銷售額的40%到80%。國家商務部一份調查顯示,北京王府井出現超過100萬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重慶三分之二以上的餐飲營業額是在夜間實現的,廣州的服務業產值有55%來源于“夜間經濟”。

夜間消費本質上來說是一種消費升級,二者之間相輔相成。如果說消費是經濟新的增長點,那么發展夜間經濟不可缺少。

2.夜間消費對于城市經濟的影響。安邦智庫(ANBOUND)的美國合作機構ESI ThoughtLab在《紐約夜生活經濟》(New York City's NightlifeEconomy)研究報告中指出,紐約市的夜生活是指下午6點至早上6點之間在餐飲服務、酒吧夜店、藝術場館、聚會場地和運動消遣這些部門內發生的經濟活動。

其中,餐飲服務包括全服務式餐廳和非全服務式餐廳,咖啡館,快餐店,特許的場館食物販賣店,快餐車,其他相關食品機構等;酒吧夜店包括酒吧、夜店等非用餐性服務場所;藝術場所包括展覽館,博物館,現場藝術表演場地,電影院等;聚會場地包括音樂演出場所,獨立場所與DIY空間(非正式的文化和表演空間);運動消遣包括觀賞性運動以及參與性運動、保齡球、臺球、游樂場等其他消遣活動。

2016年,夜生活為紐約市創造了196,000個工作崗位,62億美元的工資收入(或為74億美元員工薪酬),以及191億美元的直接經濟產出。

表2:紐約市夜生活對經濟的直接影響

數據來源:《New York City's Nightlife Economy》.Econsult Solutions,安邦智庫(ANBOUND)制圖。

除此以外,這些夜生活場所本地商品與服務的購買商間接地為紐約市創造了25,000個工作崗位,18億美元工資收入和51億美元經濟產出。

而在夜生活場所之外,零售、交通、住宿等配套服務也為紐約帶來48,000個工作崗位,23億美元的工資收入和60億美元的經濟產出。除了消費者,這些場所的從業人員的消費活動也能夠帶來29,000個工作崗位,17億美元的工資收入和49億美元的經濟產出。最終,整個行業給紐約創造了18億美元的財政收入,其中紐約市政府6.97億美元,州政府11億美元。

圖2:紐約夜生活對經濟的其他影響

數據來源:《New York City's NightlifeEconomy》.Econsult Solutions,安邦智庫(ANBOUND)制圖。

3.不缺錢的夜晚缺文化。盡管工作日益繁忙,但我們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物質文化需求卻絲毫沒有減少過。像某些年輕人說道:“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這個世界不止有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

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2019夜間旅游專項調研》顯示,接受調查的游客中有過夜游體驗的占比92.4%。銀聯商務數據顯示,2019年春節期間國內夜間總體消費金額、筆數分別達全日消費量的28.5%、25.7%,其中,游客消費占比近三成,夜間旅游已成為旅游目的地夜間消費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9年正月十五元宵夜,故宮的“2019故宮紫禁上元之夜”,3000張門票瞬間被秒光;據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統計,2019年春節假期,西安大唐不夜城現代唐人街接待387.27萬人;2017年3月份北京市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已由2005年的603.4億元上升到2016年的3570.5億元,占全市地區生產總值的14%,對地區生產總值的貢獻率達到20.3%,成為北京市重要支柱產業……

不難看出,隨著夜間旅游的盛行,游客對文化產品的需求強烈,但市場上可提供的文化消費精品卻并不多。

如何發展夜間經濟?

古今中外皆有妙招

1.夜市直至三更盡的北宋。由古至今,夜間管理制度的不斷創新給夜間帶來新的活力。早在北宋年間,首都東京(現為河南省開封市)取消夜禁制度,此令一下,使得當時東京勾欄瓦舍人山人海,一派欣欣向榮之色。孟元老在《東京夢華錄》中對當時夜市的繁榮景象進行了描述:“夜市直至三更盡,才五更又復開張。如耍鬧去處,通曉不絕。”

夜間的開放使得北宋經濟開始復蘇。如果說唐代禁夜令最堅決,那么宋朝就是取消禁夜令最徹底的。日本歷史學家內滕虎次郎曾在“唐宋變革論”中指出,如果唐朝是中世紀的結束,那么宋朝就是近世的開始。如果有機會親眼看一看北宋的夜市,或許就不會迷戀大唐的繁榮盛世。

2.夜間業態多元化的倫敦。倫敦經濟與商業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從2004年到2016年,倫敦創造了超過10萬個新的夜間工作崗位,2017年倫敦市的夜間經濟收入達263億英鎊,預計到2030年將達300億英鎊。

倫敦夜間經濟的成功歸功于夜間經濟業態多元化與社會多元主體參與管理。在業態的多元化上,倫敦打造的酒吧文化受到市民的喜歡,夜間博物館、圖書館、音樂廳的延時開放使得市民晚間有了新的去處,街頭表演等夜間活動在倫敦的晚間應有盡有。

在夜間多元化管理上,2016年,倫敦成立了夜間工作委員會,設立了“夜間主管”。夜間工作委員會委員需與夜間消費者、夜間場館工作者還有夜間消防員對話,聽取意見最后制定夜間經濟發展政策。

3.比火爐更熱的夜間重慶。每到夜幕降臨,重慶嘉陵江大橋“人滿為患”,因為在橋的下方,有一座與《千與千尋》里面類似的建筑物,那就是洪崖洞。作為重慶夜間旅游的典型代表,洪崖洞因獨特的吊腳樓建筑風格和極具視覺美感的夜景燈光景觀吸引了眾多游客。

除了洪崖洞,重慶的“兩江夜游”也是重慶夜間旅游的爆款,坐在游輪上,可以看到朝天門頭上正在建設的來福士帆船建筑,頭頂上橫空而過的長江索道,燈火輝煌的洪崖洞等等夜間景色。近年來,重慶夜間旅游的發展激發了夜間經濟活力,為游客帶來新的旅游體驗。

發展夜間經濟,

究竟難在哪兒?

1.深夜食堂尚缺溫暖。北京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將出臺繁榮夜間經濟促消費政策,鼓勵重點街區、商場、超市以及便利店適當延長營業時間,并計劃在西城、朝陽、豐臺、石景山、副中心和昌平等地各打造一條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

北京市還對夜間營業的餐館、街區以及商圈給予補貼,例如對深夜餐廳給予最高10萬元人民幣的補貼,對特色餐飲街區最高500萬元的補貼支持等。同時,北京市各區已展開行動,三里屯太古里,以及有亞洲最大社區之稱的回龍觀、天通苑地區將建設深夜食堂特色餐飲區。

不過,對于政府的扶持舉措,一些商家并不買賬。北京某家品牌餐飲零售連鎖店的區域主管表示,他所負責的100多家連鎖門店,從消費習慣、人力成本上考慮,很難延長營業時間。在夏季,店面在下午5時以后有占五成的零售額,而冬季只有35%,并且消費需求基本上在晚上7、8時之前就已完成。

更難的是,租金、人工成本明顯上漲,延長營業時間得不償失。從部分城市發布的夜間政策來看,目前,我國部分地方政府在夜間經濟的規劃上并不充分。大部分城市還沒有將夜間經濟作為其第三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提上政府工作議事日程。在機構的設立上,目前大多數城市并沒有成立獨立的城市夜間管理部門。規劃不足使得夜間經濟發展效果不佳。

2.夜市經營管理亟需科學精細化。晚上十點半,湛江中山二路的一家粥粉大排檔已經是人聲鼎沸。門店外擺了約三十張桌椅,占據了整條人行道,顧客們的電動車和摩托車也直接停放在路旁。檔口的入座率約有三分之二,客人們高聲談笑,服務員來來往往,經營區內一片狼籍,地上全是一次性筷子的包裝袋和紙巾,人行道上的地磚也蒙上了一層厚厚的污垢,看不出原來的顏色。

在夜間經濟的管理上,城市管理者在夜間經濟上面臨著兩難的選擇。過嚴的管理,會導致城市管理者與經營者之間的矛盾沖突升級,同時也會抑制夜間經濟的發展。而太過寬松會使得城市治理各種問題頻發。在各個城市的夜市管理上,流動性的攤位向來管理比較困難,像占道經營,露天排放油煙,隨意丟放垃圾等情況依舊存在,夜市造成交通堵塞和空氣污染使得當地居民生活苦不堪言。

3.夜間城市千城一面。曾經一首《我在人民廣場吃著炸雞》,讓各國各地的人民廣場都沸騰了一翻,各個地方的網友爭論著,人民廣場在我家這邊,有的網友為了讓大家相信人民廣場在他家,在微信朋友圈定位上了人民廣場。全國34個省,大部分城市都有著相同的建筑風格,在城市打造上,越來越多的城市出現了“千城一面”的現象。

酒吧、KTV等晚間營業場所的全面覆蓋、大排檔為首的夜宵餐飲早已經成為各個城市的“標配”。一些不倫不類的山寨名勝古跡充斥于夜間旅游產品中,不僅沒有打造出“特色”,反而正在毀滅一個城市原有的風貌。大多數城市爭相模仿,卻忽略了背后的民俗文化和人文精神打造,使得城市“特色”越來越模糊。

發展夜間經濟,

安邦智庫怎么說?

安邦智庫(ANBOUND)城市研究團隊提出,繁榮夜間經濟意義重大,不僅能拉長經濟活動時間,提高城市設施的綜合利用率,也可以提供相應增量的就業崗位和創業機會。

另外,對于本地居民來說,提高夜間消費質量,能讓其更好地分享城市發展成果,增強城市生活的獲得感、幸福感;對于外地游客來說,還能豐富旅游體驗,留下美好、難忘的旅游印記。

好的夜間經濟氛圍使得城市經濟發展錦上添花,如何更好地發展夜間經濟,安邦智庫(ANBOUND)有著自己的理解。

1.夜間經濟應“以人為本”。本質上來說,破解夜間經濟的瓶頸,除了著力發展夜間經濟產業,還要圍繞人的需求。安邦智庫(ANBOUND)研究團隊認為,城市發展核心是以人為本,不應該為了創新而創新,而應該沉下去,了解城市居民的基本生活需要,這才是正確的城市發展規律。夜間經濟的發展同樣需要以人為本,只有深入地了解消費者的夜間生活需求和個體經營者的需求,才能幫助我們更好發展夜間經濟。

2.夜間經濟發展應提升城市公共服務。隨著夜間經濟的興起,必然會給城市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帶來壓力。夜間經濟反映了城市的公共服務能力。安邦智庫(ANBOUND)城市研究團隊認為,城市管理者不妨借鑒其他國家的做法,通過提升城市交通、環境等公共服務促進夜間經濟的繁榮。

例如,倫敦為了振興“夜間經濟”,專門留出一個公務員崗位招聘一名深諳夜生活的“夜間主管”,而且還實施了地鐵通宵運營計劃,部分線路在周末24小時運營;在阿姆斯特丹也設有“夜間市長”,專門負責當地居民夜生活的安全。而紐約市的地鐵也采用24小時運行費方案,地鐵盲區還配備了晚班連通巴士。

3.夜間經濟需打造城市特色。“特色”是城市發展夜間經濟最好的宣傳,從部分城市發布的夜間經濟政策來看,夜間經濟的發展目標都帶有“特色”兩字。目前我國部分大城市的夜間經濟有了較快發展,總結了部分經驗,那么中小城市能否直接復制這些大城市發展模式呢?

對小城市而言,一味模仿顯然是不行的,安邦智庫(ANBOUND)城市研究團隊認為,小城市發展需充分依靠利用根植性,發展壯大地域特色。小城市的建設發展是在較小的地域范圍內展開的,能夠形成具有地方特色、可持續發展的根植性是很有限的,需要認真不斷地嘗試和探尋。

總而言之,隨著城市化進程加速和消費結構升級,夜間經濟已經成為城市發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输了5万块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