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型企業生存的核心

公共關系辦公室   2019年8月22日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陳功著


居然還有人認為,企業只要通過追求生產線的規模,裝配方式的生產以及大肆開設實體店就可以獲取生存。實際上,在今天,這種運作模式逐漸失靈。一個可靠的信息中心,才是未來企業盈利的支點。




后工業社會,意味著整個社會進入了信息化時代,置身于這樣的社會,企業會出現怎樣的變化?回答這個問題,究其根本要先了解什么是信息化?正如中國的許多概念源自日本那樣,“信息化”這個概念也毫不例外。1963年,日本學者梅倬忠夫在《信息產業論》一書中描繪了“信息革命”和“信息化社會”的前景,曾預見信息科學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將會引發一場全面的社會變革,并將人類社會推入“信息化社會”。此后,在1967年,日本政府的一個科學、技術、經濟研究小組在研究經濟發展問題時,依照“工業化”概念,正式提出了“信息化”概念,并從經濟學角度下了一個定義。即“信息化是向信息產業高度發達且在產業結構中占優勢地位的社會——信息社會前進的動態過程,它反映了由可觸摸的物質產品起主導作用向難以捉摸的信息產品起主導作用的根本性轉變”。


1 數字化技術  一日千里


與上世紀70年代相比,時代出現巨大的進步,竿頭直上。在技術方面,以二進制為代表的數字化,深刻地影響人們的工作與生活。從聲音到影像,從圖書館到無紙化辦公,再到生產線上奔忙的數字化機器人,整個社會的數字化程度是令人驚嘆。由于二進制的“1”或“0”非常便于傳送和交流,因此“互聯網”或“網絡”也已經普遍存在,網絡化技術更可以使互聯網成為一個相對獨立的整體,采用一種標準的計算機網絡語言(技術上稱為協議,如TCP/IP)使得所有的計算機實現相互交流。目前人們所熟知的國際互聯網,實際上就是全球各種計算機的“網絡的網絡”,成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干線。美國天體物理學家拉里·斯馬爾甚至認為,互聯網是自古登堡以來所發生的最根本的變化,這種相互連結的網絡基本上是時空的破壞者,把距離和時間縮小到零。數字化技術的進步似乎是無止境的。早在2009年,安邦智庫首席研究員陳功在《信息分析的核心》就提出自己獨到的見解。在他看來,把一切信息都轉換成數字,所帶來的數據量的迅猛增加的問題,可以通過技術來解決。一個是數據壓縮技術,這種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并且有效;另一個是信息通道具有更高的帶寬。對于信息化的技術性擔憂頗有些杞人憂天的意味,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信息世界的快車道。

英特爾公司所生產的微處理器已經可以容納1000萬個晶體管;據說十年以后,人類將生產出能容納l0億個晶體管的芯片。這種幾何式的增長速度被信息技術專家稱之為“莫爾定律”,這個定律預言:微處理器所包含的晶體管數量將會每18個月翻上一番。可能有人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把一切信息都轉換成數字固然方便,但這同時也會導致數據量的迅猛增加,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技術上解決這個問題存在兩個有效途徑,一個是數據壓縮技術,這種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并且有效;還有一個更具時代意義,這就是信息通道具有更高的帶寬。根據科學的計算,人類有史以來積累起來的知識,在一條單模光纖里,用3-5分鐘即可傳輸完畢。為此,有人樂觀地說:“光纖已經帶著我們從較窄的帶寬大步跳躍到近乎無限的帶寬時代”,所以對于信息化的技術性擔憂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我們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信息世界的快車道。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陳功





2 信息技術催生信息社會


然而,技術進步只是信息化的一個方面,還有一個方面也值得關注,那就是信息化推動社會環境的變革。眾所周知,科學技術是生產力,而關鍵性的科學技術則是推進社會轉型的第一動力。在人類歷史上,生產工具是生產力的決定性因素,每一項劃時代的重大科技進步,都會帶來生產工具的質的飛躍,并將其轉化為社會形態的變革。以計算機通信技術為核心的新一輪信息技術革命,必將以提高生產工具的信息量為杠桿,促進人類社會向信息文明做出躍遷。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陳功著


專家們認為,“由電腦和通信手段造成的信息時代,不僅對現代工業社會有巨大的社會經濟影響,它還將引起大規模的社會制度變化,使現代制度轉變為全新類型的人類社會,即信息社會”。從這個意義上說,數據通信技術、網絡技術與18世紀的蒸汽機技術、19世紀的電氣技術一樣,都具有劃時代的性質。從社會學的視角來看,信息化的基本內容是建立新質的(與信息技術和信息社會相適應的)行為模式、社會結構和社會規范體系。簡單地說,就是確立一套新的信息文明的社會形態。這是一個信息技術逐漸建立自己的規則、新的行為方式逐漸制度化的復雜過程,也是社會學家所說的“技術與社會互相生成”的社會過程。


3 未來型企業——信息組織


如果沿著這樣的一條路徑去思考,從數字化、網絡化、信息化,再到信息文明和信息社會,那么剩下的問題就會變得迎刃而解。在信息社會的條件下,企業組織作為信息社會的重要組成單元,也必然要進行信息化的改造以適應環境的變化,那些無法適應的企業會被無情地淘汰,而那些生存下來的企業,必然已經成為了高度信息化的企業——信息組織。這個過程用系統論思想來解釋,就是一個從無序走向有序的自適應過程,這是一件在社會進步過程中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對于未來型企業向信息組織做出的轉變,安邦智庫首席研究員陳功在2002年曾寫過一份專門的研究報告來解釋這個問題。這份研究報告的研究重點是汽車產業,所要回答的問題是未來型的汽車制造業企業將會是什么樣?在研究成果中描繪的情景就是信息組織的形態,未來型的企業必須仰賴信息技術才能生存。現在看似極為重要的制造業企業的生產線,到了信息社會的時代僅僅是個無足輕重的產品終端。對于未來型的企業來說,最重要的是信息中心,這是未來型企業的網絡神經中樞。傳統企業的核心是物化的東西如生產線,未來型企業的核心是信息中心和信息網絡,在信息中心和信息網絡的支持下,未來型的企業完全可以全球發展,市場是全球性的,采購是全球性的,資產也是全球性的,利潤也是全球性的……。至于企業的產品生產終端,其實僅僅是一個根據信息網絡傳達來的指令做最后產品裝配的地方。這樣的情景,就是信息組織的情景,也是未來企業的情景。現代企業家必須對未來型企業的運作方式有所了解,一味地拼命追求生產線的規模,擴張再擴張,并非明智之舉;裝配方式的生產以及實體店的開設數量,也未必能讓企業具有適應未來的能力。在安邦智庫首席研究員陳功看來,傳統模式下的企業,即使眼前利潤再好,運作再順利,也不意味著擁有確定的未來。這樣的結論是否正確?企業家應該冷靜思考,要么信息社會根本就是南柯一夢,要么就是自己已經在錯誤的道路上走得很遠了。

输了5万块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