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內的這個呼聲值得我們警覺

公共關系辦公室   2019年8月22日

美國華盛頓 美聯儲總部大樓   圖片來源網絡


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在最近的美國國會的聽證發言中,除了進一步強化了美聯儲對經濟放緩的擔憂和降低利率的預期外,還駁斥了讓美國恢復金本位的想法。他表示恢復金本位是一個糟糕的主意,因為那將意味著美聯儲將不再能夠保障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當然,重回布雷頓體系并不現實,而且美國也不會放棄美元在信用貨幣時代幾乎不受約束的超強權力。但值得思考的是,現在美國為何現在重提此事?“醉翁之意”究竟如何?

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提出金本位制的討論,也意味著金本位制也不再限于學術研討和市場研究,而是進入決策者的視野,使得美聯儲花費很多的時間去解釋,這表明對金本位制的探討已經不同以往了。

金本位制:

金本位即金本位制 (Gold standard),金本位制就是以黃金為本位幣的貨幣制度。在金本位制下,每單位的貨幣價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黃金(即貨幣含金量);當不同國家使用金本位時,國家之間的匯率由它們各自貨幣的含金量之比——金平價來決定。金本位制于19世紀中期開始盛行。在歷史上,曾有過三種形式的金本位制:金幣、金塊本位制、金匯兌本位制。其中金幣本位制是最典型的形式,就狹義來說,金本位制即指該種貨幣制度。


美國的政策決策者推動金本位制的討論,看起來與現任美聯儲候選人和貨幣政策改革倡導者朱迪•謝爾頓有關。作為非主流的貨幣政策經濟學家的謝爾頓一直是恢復金本位的倡導者。她認為,“黃金”是可靠的價值儲存單位。

通過將貨幣供應和信貸與黃金聯系起來,而不是依靠十幾個貨幣官員每年召開八次會議來確定利率的判斷,這是完全合理的。相互關聯的系統可以允許個人(如黃金標準下)或外國中央銀行(如布雷頓森林體系)的貨幣可自由兌換。無論哪種方式,它都可以解決通脹壓力。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美國執行董事朱迪·謝爾頓(Judy Shelton)


她認為,現在所有關于國際貿易體系的討論,在確保公平的貨幣競爭環境方面沒有任何規則。經典的“金本位制”確立了貨幣價值的國際基準,符合自由貿易原則。今天一些國家刻意操縱貨幣,以獲得出口優勢。因此,有媒體評論稱,謝爾頓的選擇可能暗示特朗普對美聯儲領導人的挫敗感以及央行貨幣政策的方向。

歷史上,金本位提供的貨幣更穩定,通貨膨脹率也低于信用貨幣。但美元脫離金本位進入信用貨幣時代,并借助石油美元重新成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后,美國大量發行債務刺激經濟,進入瘋狂印鈔時代。


特別在,美國次貸危機發生后的十年里,美國通過無節制印鈔已經直接導致美元的貨幣信用不斷降低。對通脹和債務的擔憂,使得在美國對金本位制的討論和呼聲越來越多。格林斯潘在幾年前也提到了通過金本位制如何去掉多余的債務泡沫。


金本位制的興衰:

隨著主要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矛盾的發展,破壞國際貨幣體系穩定性的因素也日益增長起來。英國在拿破侖戰爭期間,美國在南北戰爭期間都曾經停止黃金與紙幣的兌換。  到1913年底,英、法、美、德、俄五國占有世界黃金存量的2/3,絕大部分黃金為少數強國所占有,這就削弱了其他國家貨幣制度的基礎。到1913年,全世界約有60%的貨幣用黃金集中于各國中央銀行,各國多用紙幣在市面流通,從而影響貨幣的信用,而一些國家為了準備戰爭,政府支出急劇增加,大量發行銀行券,于是銀行券兌換黃金越來越困難,這就破壞了自由兌換的原則。在經濟危機時,商品輸出減少,資金外逃嚴重,引起黃金大量外流;各國紛紛限制黃金流動,黃金不能在各國間自由轉移。由于維持金幣本位制的一些必要條件逐漸遭到破壞,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也就失去了保證。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各國停止銀行券兌換黃金并禁止黃金輸出,同時出現嚴重的通貨膨脹。戰爭期間,各國實行自由浮動的匯率制度,匯價波動劇烈,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已不復存在。于是金幣本位制宣告結束。

在美國,2018年11月美國西弗吉尼亞州眾議員亞歷克斯穆尼在眾議院提交了一項新法案,試圖將美國的貨幣體系恢復到金本位制。穆尼強調,需將黃金的貨幣價值重新注入美元,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控制美聯儲的貨幣供應量,并將其決定權交還給美國市場。

同時,近十來種數字黃金貨幣(一種以黃金重量命名的電子貨幣,計量單位是克或盎司)也正在開始執行商品交易過程中的一般等價物職能,給金本位制帶來了新的因素。

對此,謝爾頓在2018年寫道,“如果加密貨幣的吸引力是它們提供共同貨幣的能力,并為每個已發行的單位保持統一的價值,我們只需要參考歷史經驗,以確定這些相同的品質是通過經典的國際黃金標準實現的。”

在這個背景下,金本位制回到美國政策制定者的視野,也意味著美國政府已經意識到在經歷了QE后,流動性的過剩帶來的債務問題正深刻影響美元的信用。如謝爾頓所言:重返黃金標準使美國“有機會在全球貨幣事務中繼續保持突出地位”。

同時,因為美元信用的不斷喪失,在世界多國收購黃金去美元化,以及油價波動的大背景下,如何確保貨幣價值,恢復金本位和繞開SWIFT美元結算交易(去美元化)的聲音和行動在歐洲(德國主導)及新興市場等非美元區國家不斷壯大,以防止美元信用突然崩潰,更是把黃金當作是一種獨立于外部金融市場系統的財富和貨幣力量。

更為重要的是,對金本位的討論將對美聯儲的獨立性產生影響,而這也是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在美聯儲飽受特朗普政府批評和在資本市場的壓力的情況下尋求降息,已經使得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特朗普化”,那么在這種情況下,討論貨幣政策的目標,探討恢復金本位制的可能性,實際上就進一步使得美聯儲的獨立性更加弱化。

因為,這意味著美聯儲現有的政策目標(就業和通脹)失去了反映經濟情況的意義和作用。美聯儲也就沒有了獨立執行貨幣政策的理由。另外,討論金本位制的可行性,實際上是讓美聯儲放棄將儲備利率作為干預市場的工具,因為,在金本位制下,利率將由市場供需決定,而特朗普總統和謝爾頓的觀點相同,即美聯儲人為抬高了利率水平,沒有反應市場的真實需求。那么,即使“金本位制”無法實施,美聯儲使用利率工具的效果也將弱化,特朗普降息的目的也就實現了。

另外,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是,金本位制下,世界上各個國家獨立執行貨幣政策的主權會受到約束,也就無法通過改變匯率贏得國際貿易的競爭,從而影響到世界貿易的格局,對美國更“公平”。這個看法是符合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政策的需求,為其推動匯率戰和貿易保護政策提供了依據。

雖然特朗普總統希望通過沒有貶值來保持美國商品的出口競爭力,但在各個國家跟隨美元的寬松政策下,似乎沒有效果,使得特朗普一再攻擊歐盟、中國等國家的匯率政策。

謝爾頓曾在《貨幣災難》一書中也寫到,“全球實行的是浮動匯率。現在,全球貨幣安排已經惡化成一種更高賭注的撲克牌游戲,其中決定匯率的基礎是政府官員和投機者之間的爾虞我詐。”……“隨著匯率的不合理的波動,貨幣正失去其傳達價格信號的靈敏性。更糟的是,貨幣已被追求私利的政府用作經濟武器,或為保護主義的一種狡詐手段。”因此,在美國討論金本位制實際上也意味著美國在考慮如何推動現有的國際貿易體系和清算體系的改變。


核心觀點

從自身的利益和主流的學術觀點出發,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拒絕了金本位制的可能性,因為其很大程度上不能滿足貿易擴大和信用擴張的需求,還會導致通貨緊縮的發生。盡管目前恢復金本位只停留在討論層面,但在當前形勢下,這種逐漸增多的呼聲需要引起警覺。


朱迪·謝爾頓(Judy Shelton)背景資料:


數十年來一直徘徊在主流經濟學之外,因為對貨幣政策的一些非傳統看法而遭到了批評。

今年5月接受媒體采訪時,她表示自己高度懷疑國會為美聯儲設定的雙重使命——刺激充分就業和維護物價穩定,長期利率適度是否很重要。她有兩項主張:

1)降低利率至“0”水平;

謝爾頓6月份在接受CNBC采訪時說,如果自己被任命,將在一到兩年內將利率降至0%。

除了支持降息外,謝爾頓曾在2016年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擔任他的經濟顧問,這也是特朗普欣賞她的原因。

2)支持“金本位制”。

注:“金本位制”是一國貨幣與黃金直接掛鉤。金本位制下,黃金有固定價格,貨幣能轉換為一定數量的黃金,以此決定貨幣價值。


謝爾頓4月21日曾在華爾街日報中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貨幣制度變革的案例》

输了5万块钱怎么办